工业互联网已经来临,你准备好了么?_市场分析_企商资讯_588机械网
免费发布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企商资讯市场分析正文

工业互联网已经来临,你准备好了么?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4-10 浏览次数:31
如果说移动互联网时代中的制造业是为他人做嫁衣的“灰姑娘”,那么工业互联网席卷而来的风口则预示着她,终于等到了王子送来的玻璃鞋。

高耸的烟囱日夜不断地冒着黑魆魆的浓烟,气味难闻;黑心的管道不怀好意地排出颜色各异的污水,肮脏至极;成排的工人日月无光地重复着流水线工作
……”


前工业时代在大力发展经济的同时,给制造业打下了
“脏乱差、污染、危险、剥削”等一系列烙印。哪怕随着工艺的不断改善和工人待遇的提高,制造业依然躺在产业鄙视链的底端,在高新科技和互联网技术腾飞的时代里妥妥被边缘化,资本、人才甚至市场对制造业进行了轻视和全面碾压,以至于十余年前工业强国如美国提出了“去工业化”的口号,让世界开始质疑:工业/制造业真的不再重要了吗?


真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2008年金融危机过后,美国呼吁“制造业回归”并制定一系列发展战略,到如今全球工业互联网的浪潮之大,就足以佐证制造业尤其先进制造业是国之重器般的存在。大到船舶军工,小到半导体螺丝;远至航空神舟,智能手机,无一能离开制造业的精熟工艺和柔性生产。

“工业互联网”的全新身份重回产业舞台的C位,制造业携着高新科技和人才归来。

2018年,随着互联网行业光环变暗,制造业也迎来了人才战的首次反转。据脉脉数据研究院2019年发布的《2019·人才迁徙》报告数据显示,今年互联网人才转行意愿变高,投递简历最多的行业中,与金融、房产和服务业一道,制造业也挤进了TOP5。


此外,互联网科技和人工智能的融合和加持,新旧动能互相结合,使得全球先进制造业厂商纷纷焕发了活力和生机。其中,工业互联网领衔者
GE以“云计算+物联网”为战略核心;网络设备龙头思科的玩法是以网络连接,做    强“云雾一体化”(云平台+雾计算);而3C电子制造业之王富士康则更讲究面面俱到,打出的组合拳是“云移物大智网+机器人”(云计算、移动终端、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高速网络、机器人)。

曾几何时,论工业互联网,言必称
“我比Predix如何如何”、“我要来做中国的Predix云云”。美国通用电气(GE)作为工业互联网中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其发展历程和名动江湖的“Predix之殇”则成了工业互联网行业不得不说的“秘密”,来者可鉴之。

GE于2012年在全球范围内率先提出工业互联网概念,2013年推出工业互联网平台产品Predix,2015年在全球成立了新的业务部门GE Digital,Predix作为明星产品成为部门核心资产。到了2018年7月底,GE被曝正着手出售包括Predix在内的数字资产,引得业界一片哗然与愁云;到了12月中旬,才姗姗来迟地宣告创建了一家新的工业物联网软件公司(IIoT)去运行知名的Predix,至此,Predix光环不再。


作为全球行业的标杆之作,
Predix从坠落神坛到自立门户,是否能真正满血复活暂且不表,但它的波折前行一方面展示了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基础性、战略性、重要性,也体现了其长期性、复杂性和艰巨性。


赛迪智库信息化中心工业互联网研究室主任袁晓庆认为,
“工业互联网平台需要10-15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要沿着单点突破、垂直深耕、横向拓展、生态构建的建设路径持续推进,要有久久为功的战略定力和雄厚的资金实力。”


总而言之,工业互联网的建设
“急不得”。以此观点来看上周末富士康在A股的上市公司工业富联刚出炉的2018年年报成绩单,自然也就说得通了。


据工业富联于
3月29日发布的年报数字显示,2018营收4154亿元,净利润169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17.16%和6.52%。仔细分析收入构成,通信及云网设备制造仍然占据绝对优势,代表转型方向的工业互联网业务对于营收的 贡献并没有明显地体现。

对此,一位熟悉工业富联的券商行业分析师表示,这是由工业互联网建设的长期性和艰巨性决定的。
“工业互联网现在整个行业都没有成熟的商业模式,谈挣钱还为时过早,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但毫无疑问的是,工业互联网已经实现了帮助工业富联省钱的目的”。


的确,如果从产业角度进行横向对比,
2018年席卷百业的经济寒冬之下,工业富联的这份成绩单已经是十分亮眼,在行业中依然稳站潮头,并且现阶段的工业互联网发展也切实地为工业富联带来了一定的效益——提高效能及成本控制。


在工业富联招股书中被列为对标的公司中,共有共进股份、长盈精密、环旭电子三家
A股上市公司发布了2018正式年报。对比后发现,在盈利能力上,工业富联营收、归母净利规模均遥遥领先,净利率水平优于其他三家公司;在成长能力上,工业富联营收增速领跑三家公司,在千亿体量上实现高速增长达17.16%,而归母净利增速优于两家负增长公司,平稳增至6.52%。在费用控制上,工业富联是唯一一家实现销、管、财三费相比上年同期同时下降的公司。


根据东方财富
APP显示,工业富联2018年度销售费用为17.91亿,同比去年降低0.09%;管理费用为43.52亿,同比下降3.12%;财务费用减少3.241亿,同比下降137.90%。作为成本费用的三个重要构成部分,工业富联的销售、财务、管理支出三大指标同时下滑,代表着其成本控制能力的进一步提升,侧面也体现出了工业互联网在其管理运营中成效初显。


工业富联作为富士康的
“精锐部队”,从体量庞大的代工业务中瘦身而出,剑指工业互联网,并于2018年6月成功上市。其主营通信网络设备、云服务设备、精密工具及工业机器人设计制造服务,致力于提供以工业互联网为核心的产品设计、制造与服务技术,协助智能制造的产业转型。

工业互联网行业热到冒泡,却其成效却慢得飞起。


在习惯了
“互联网快节奏”的时代下,大多数看客们总觉得雾里看花,甚至都开始质疑这个所谓上万亿市场、数倍于消费互联网效益的工业互联网到底是不是个“伪风口”,带来的将是春药般的速效还是春天的万物复苏?


且看消费互联网世界,平台型生态可谓在各行各业遍地开花,淘宝、京东、滴滴、爱彼迎、美团,借由中国庞大的
2C市场,靠着复制生长,几年间窜天猴似的问鼎国际知名企业行列。


而与消费互联网不一样,工业互联网对工业沉淀的要求之高决定了它无法单纯复制这样的速食思维,在几年间就成为现象级的爆款并实现效益的指数型赋能。
“互联网思维在工业领域需要有“禅定”的积累与发展,才能做好工业互联网这件事”,一位新制造的KOL在其公众号文章中一言道中了核心所在。


国内工业互联网的另一大入局者,阿里云最近则走了一步
“禅定”之棋,意识到了实业垂直耕耘的难度,从而摒弃了原先“全知全能型”的生态,喊出了渴望“被集成”的口号,称“阿里云自己不做SaaS,让大家来做更好的SaaS”。虽有妥协和无奈之意,但却是现在市场环境下的正确方向。


而反观曾经的
“天之骄子”GE,正是因为无法理解这“禅定”之意,似乎偏要放下工业的线性规律,试图将摩尔定律般的神奇,搬到制造业之中,一路高歌猛进,却摔了一身泥。此外,有行业分析师指出Predix失败的另外一个原因在于其应用在内部应用尚且不够广泛,无法与外部应用形成闭环。


不管如何,工业互联网发展之路道阻且长,工业富联也好阿里云或者
Predix也罢,只有秉承“脚踏实地,仰望星空”的理念和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才能聚沙成塔,集腋成裘,则制造业升级之路虽然前路漫漫,终究未来可期。

 

下一篇:暂无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